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ng123.abc的博客

人生无根蒂,飘如陌上尘.随风潜入网,屏内日日新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爱读书不求甚解,爱好广泛没有特长,爱运动没有成绩,爱旅游又怕花钱,只好与气味相投的男女老少朋友们骑单车到处游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第一次针灸 《原》  

2009-11-16 21:20:45|  分类: 军旅生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二十岁以前,我还没有见过针灸。一次天灾让我尝试到针灸的威力!

       那是1962年夏天,河北省发大水那次。团部刚转移到京汉线高碑店不久。团部驻在东郊一所下马的师范学校,我们修理所驻在团部东南1.5公里的一家下马化工厂。一天晚上所里紧急集合,说这几天连降暴雨,大清河上游洪峰很快就要到来,为了保卫大清河,保卫天津市(大清河东边堤坝一旦冲垮洪水就直奔天津市),我们要立刻做好抢险战斗准备......。集合完毕,几辆大卡车装着铁锹等抢险工具前后排列着面向大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 半夜一点紧急集合,全所指战员穿着雨衣上车,冒雨向新城方向驶去。走到十里铺附近,汽车停了下来。首长让我们都下车。原来前面就到大清河大桥了,桥面离水面只有几尺高,桥体已很危险,汽车不能上桥;为了防止桥体随时都有被冲垮的危险,我们都抓住一根粗麻绳小心地走过桥面。过了桥我们顺堤坝一直向北(上游)走,走着走着天亮了,还一直向前走,直到大清河向西北拐弯的地方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在这里见到了新城县委书记。他说你们来了就好了,人心就稳定了;你们来以前堤坝上的民工都想往回跑,只害怕保不住河堤。这里的河床比东边的地面还高,所以堤坝显得格外高。东边一马平川,河堤一旦冲垮,洪水就一直漫到天津市。我们的任务是巡守河堤,加高堤坝,发现漏洞立即夯补。补漏洞的事是经常发生的:此时战士们跳入水中组成人墙,减缓水流,由当地水性好的民工在水下作业。我们一连两天没有吃饭,没有睡觉,没有水喝。堤坝外的一个小村子,人都转移了,院里室内全泡在水里,没有一把干柴,遍地是水,而没有水喝,干的嗓子直冒烟,只能仰面接一点雨水,或者把雨衣撩起来盛点雨水喝。雨衣已不管用,大雨如注,一下就是一两个钟头。第三天早晨,河水一直往上长,眼看离堤坝面不到一尺了,河面上的漂浮物大树等冲击着堤坝拐弯处,险情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啊!谢天谢地,水面不再往上长了,还有一点微微下降。原来中央防汛指挥部在周总理的指示下用飞机炸开了西边的河堤,让河水向西南流去,所以几天以后,我们在回驻地的时候,趟过了十里水面,深的地方淹到了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 就在河水往下降的时候,太阳露出了笑脸。看着飞机空投食物,部队有令不得捡取。饥还好忍,最难受的是嗓子。没办法只好向军医求助。军医拿着银针笑着说:我只有这一招了,你害怕吗?我说:已经经历了生死考验,何惧这细细的银针。我蹲在军医对面,双手虎口朝上放在双膝上。军医拿着银针在双手合谷穴上,各扎了一针,当我喊麻涨时问:嗓子觉得怎样?我说;嗯,厉害!嗓子很清凉!尽管它只管一时(毕竟它没有解决根本问题),却使我体验到了针灸的威力,乃至爱上了它。所以,以后我也买了一包银针,在自己身上学着扎一扎,救个急,还挺管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