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ng123.abc的博客

人生无根蒂,飘如陌上尘.随风潜入网,屏内日日新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爱读书不求甚解,爱好广泛没有特长,爱运动没有成绩,爱旅游又怕花钱,只好与气味相投的男女老少朋友们骑单车到处游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井 《原》  

2015-02-03 22:00:40|  分类: 社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井                 《原》 - 大嶷山人 - zhng123.abc的博客
  



         有人说:井是圆的,为什么《井》字是四根木头组成?其实它既是圆的,又是四根木头。自从认识“井”字,对照我门前的井,简直太形象化了,认为“井”字就是这样创造的,所以我对井情有独钟。因为我家门口就有一眼井。井很深,有六十多丈,可能是全县最深的井,因为我们村的地势是全县最高的。我从小在黎明时就听惯了井轮子咕咚咕咚的声音。这口井上面盖有一大间双坡井房,中间是井,井的上面是两个很结实的支架,支架中间是转动井绳的轱辘,支架的两边是挍水的井把。井把南边长,北边短;因为北边是两个人挍,南边是二至三人挍。井绳是一边上,一边下。柳罐起底时很重,井轱辘摩擦力抵不住对面井绳下垂的力量,这边踩绳的人必须用力往下拽;当向上的井绳不再往下滑的时候,踩绳的人就起身到南边井把上参加挍水。所以两边的长短不一样。短井把与支架之间,装有一个大车轴,轴两端各装一个石疙瘩,帮助井轱辘转的快些,当井绳闪过半时,在车轴两端石块的离心力作用下,井轱辘转得飞快,发出咕哩咚咕哩咚的响声,有时候难以刹车,全靠踩绳的人看见标志猛逮住绳,将其踩入脚下,很危险的,我是没有踩过绳的。汲水的器具叫柳罐,底下尖,上边十字形木梁重,所以就可以自动打上水。这罐很大,一罐一担,并且是大木桶一担。
       井洞是圆的,直径至少有四五尺,圆洞上面用四根很粗很结实的木头架起来,所以中间是长方形的,其他空处用木头填实。东西两侧踩绳的人要有脚蹬手扶的地方,这一工作都由年轻力壮的人来完成。井的深度是看不到底的。井绳是用四张牛皮 拧成,两头接触水的则用麻绳。牛皮见不得水,麻绳又太粗,所以两个都用其长,避其短,才是完美的结合。在出绳的时候,把绳盘成直径一米多的圈子,一层一层摞起来,有半人多高,重量有一百多斤。所以有绳的家户是不多的,一般都在中农以上。有绳的绳主人,一番子,可以挑两担水。
        我们这儿的挍水可以说是最早的自发组合。井房的东西北三面是墙,南面是敞开的,房檐外放一个石水槽,石槽可以容纳三担多水。水槽头上有石兑窝,是放水桶的地方,水撒在兑窝里,还可以再利用。东西墙两边各有两条长板凳,是排队等候的人坐的地方。在这里先来后到,没有加塞的现象。五个人组成一个班子,俗称一番子。一番子挍七担水,绳主两担,其余每人一担。一早晨只能挍三四番子水。
        尽管挍的这样慢,遇到干旱之年,池塘里没有水,牲口也要喝井水,井上昼夜不停地在挍水,最后井也被挍干了。这时就得有人下井去掏井。这么深的井,没有人敢下去,唯有我的伯父敢下去。据说这口井是冒水井,清理泥沙后就又有水了。我村是个小村,也就百十户人家,本来有三眼井,分别叫东井,西井和腰井。东井是冒水井,腰井是过水井,西井是淋水井。腰井在两巷之间,所以叫腰井;可是它坏了,只剩下东井和西井。东巷的人吃东井水,西巷的人吃西井水。这井水甘甜,不吃井水的人被指为懒汉,是会被人笑话的,所以大家都吃井水。
        吃水不忘挖井人,这几眼井啥时候挖的,没人知道  。都相信是我们来到这里最早的先人挖的,因为腰井上有一块砖头上刻着成化年间字样,我们村的第一代祖先就是成化年间来的这里的。 
        那个时候家里没有劳动力的,就用钱来买;或者吃旱井水,或者是吃雨水。有一家,丈夫孩子在外,家里就一口人,院子里几口大瓮,里面都盛满雨水,夏天孑孓很多。那个时候村里没有人吃池塘水的。只有在1958八年秋天时,男劳力都上北山(吕梁山)大炼钢铁去了,村里没有人能挍水了,大家只好都吃池塘水了,这时谁也不笑话谁。从此挍水就少了,只有在池塘没有水的情况下才又挍水。
       1955年我到了坡下的临猗一中,(校址在临晋镇,原来的临晋县县城北关)上学,井就很浅了,用辘轳一个人就可以把水挍上来,所以星期天就可以自己挍水洗衣服。
        1961年我们部队团部驻扎在河北省固安县,我去东街打水,井口很大,直径起码有两米,用扁担就可以提起水来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最浅的井。
        上世纪70年代,村里想打机井,没有钱,到处托关系搞材料,总算是打成了一眼机井。由于当时技术条件的限制,该井分两级扬水,上面一级是80米,是直径1.5米的大圆洞到底层建一个大蓄水池;下面一级150米,把抽出的水,流到蓄水池里,再由上面一级扬到地面水塔里。人们就可以在水塔跟前,拧开水龙头,挑水付费。
       再往后,条件好了,村里又打了几眼机井,都是一级扬水,但出水量都不是很理想。村里也曾一度安装过水管,把水直接送到各户家里,但由于管理不善,好景不长,水管也就废弃了,至如今都还是开上蹦蹦车到水塔前拉水。
       自从吃上了机井水,各井房也都拆了,井也被填了;老井留在老一辈人的记忆里。井上不再有四根木头,看不出当初象形的影子了。社会进步了;但与好的村比较也还有较大的差距。
       我们在城市里,水嘴一拧,水就流出,何其方便;看来农村与城市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